舆论场上的任正非:真实自我与被期待的角色香

更新时间:2020-01-30

  多少年后回头看,2019年可能是许多重大历史进程的起点。即使多样性和多元化不尽如人意,但在回顾这一年时,华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必定是众多公众人物、焦点话题中极为突出的那一个。

  作为全球化中后来居上的中国高科技企业掌门人、精神领袖,尤其是华为在5G等下一代通信竞赛中据有领先的战略地位,任正非不可避免地卷入中美贸易战及逐渐走强的对抗形势中。他以昂扬的战斗者姿态、娴熟的演讲技巧、世事练达的全球化拥护者立场,承担起关键爱国者的角色。

  评价任正非在2019年的遭遇,随意的断言不仅多见,而且容易。然而,若要超脱这一重量级人物的现实影响力,既不为众声喧哗所干扰,也不被任正非的声音所困惑,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处理和分析任正非今年讲过的那些线战机:神话与现实

  任正非这一年说过非常多的话。在这些讲话中,任正非受到了不同立场的人群欢迎,但他的表达同样有矛盾之处,比如他既鼓动网民情绪,又说“不要煽动民族情绪”;他既无情地批评美国政客,安慰民意说“离开美国照样活”,可又在美国法律体系下做着“绝不退场”的顽强抗争。

  诸如此类的矛盾话语及表态,仅仅用传播理论去解析是不够的,还必须将其放在国际关系理论中才能求解。任正非是国际关系中的任正非,不是兜售街谈巷议的二传手,因为动机、话术及目标使然,任正非是要在国际政治中发挥语言的作用,而他确实也做到了。

  菲尔克认为,语言游戏是使用语言在某语境中赋予施动者、行动与客体意义。语言不仅是一面镜子,用以映射现实,语言更重要的作用是建构社会事实。语言游戏是语言与行动相互构成的游戏。语言游戏是一种在游戏者行动中不断变换的游戏。游戏者在互动过程中会构成新的可能性,创造两场游戏之间的辩证张力,并制造游戏变换的动力,以推动游戏的变化。

  任正非是行伍出身,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。所以在对外发言中使用了大量的军事术语,为了激发听众的想象,他还引用了一些著名战役,比如上甘岭战役。这些手法,都属于菲尔克语言游戏理论中常见的“行动”方式。

  任正非引入伊尔-2攻击机的图像,是类比华为的处境,将华为与贸易战的关系设置在一个熟悉的语境中赋予意义。同时,这也是一种命名方式,借助战斗机的角色,说明华为遭遇的是一场准战争行为。而对上甘岭意象的借用,具有同样的用意,但比伊尔-2更能打动军事迷以外的人群,毕竟上甘岭战役的背景、经过、意义,早已通过课本教材传达给了更多的普通人。

  任正非从他履历和经验中引用所谓“接地气”的军事知识,几乎“照抄”了菲尔克的语言游戏理论,其效果是感人的。在华为继中兴之后步入更深的受审查处境,再到它被列入美方制裁的实体名单,即使华为深陷交恶的国际关系中无力摆脱,但任正非在今年五月间布下的话语方阵,仍给大众制造了“华为在行动、华为在抗争”的整体印象。

  简言之,任正非通过渲染华为的准战争处境,以包容性极强的姿态吸引了立场广泛的粉丝后,他将美国加诸的贸易战转换为中国人的反击战,如此一来,就能赋予美方行动以侵略性质,进而将美方的制裁变换为中国的正当抵抗。

  从菲尔克语言游戏理论的角度看,任正非使用命名、类比、比喻等方式,将受到全球审视的华为转变成积极进取的中资大公司,在国内消费者面前,破除污名化华为的西方规则,帮助人们将华为想象为柔韧反抗国际霸权压迫的悲情英雄。

  按照卡琳·菲尔克的理论,语言游戏不只是话语,更可以建造“社会事实”。通过转换贸易战加身的不利标签,任正非给社会大众“分发”了华为、以及他自己的新标签。在认同者那里,这一套语言游戏成了实实在在的“社会存在”:他们真的相信华为大到无法被美国打倒的地步,真的相信华为是在为中国的未来而战。总之,他们相信任正非乐观描绘的“打不死、压不跨的华为”是确凿无疑的事实。

  菲尔克教授对此也有相应的理论,她认为,使政治自我牺牲产生作用的是一种“情感结构”——

  换言之,孟晚舟被引渡协议羁绊于加拿大,令华为在贸易战中的处境获得了有着内在张力的典型个案。同情者感同身受,觉得他们与孟晚舟一样受到遏制,大国崛起的地位没有得到尊重,他们对全球化进程的最新观点不仅没被政治主体听到,甚至因此受到打压。同时,西方的规则试图盖过中国的意志,对后者采取了不承认、不接受的压服行动,并用西方的价值观对他们指指点点。

  从孟晚舟事件爆发的共情力量,在集体中迅速扎根,并从几个方面强化这些支持者的情感体验:一是从此事中强化了被霸权欺凌的集体想象;二是接受了家国一体的概念,从国际关系的震荡中产生了被边缘化的不安与愤恨;三是感觉生存的意义被剥夺,尤其是在国家强盛后,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国际发言权。

  如果没有李洪元事件,12月1日孟晚舟拘捕一周年本该是任氏语言游戏的高光时刻。正如现在看到的剧目,从丈夫孩子陪伴的加拿大豪宅,孟晚舟写了一份公开信《你们的温暖,是照亮我前行的灯塔》。

  在离职员工曝出华为内部的混乱与倾轧之前,随着贸易战节奏的缓和,任正非已在从一些关键的语言材料上“后退”。比如,一度产生过极大情绪动员能量的“备胎计划”,再无下文。而被自称为运行性能高60%、全面碾压安卓的鸿蒙操作系统,华为高层不再承认,并甩锅给媒体,说这名字是媒体的误以为,言下之意是一场误会。

  后来发生的一切冲锋与反冲锋、污名与反污名,以极其惨烈的情势遍布社交媒体。这是不亚于一出好戏的戏剧性变动,给各个角度的解读提供思路:劳资纠纷的、司法的、超期羁押争论、黑公关的相互指责、完美受害者理论、翻来倒去的阴谋论老调……

  任正非一直避免对李洪元事件具名发声,他采取了沉默的姿态来摆脱所有的尴尬、不适应与违和感。可既然任正非与华为一刻也不可分割,两下自然融梗,所以区分他是否实名评论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。

  没有任何意外,2019年即将送走最后一段日与夜。回望过去数百天,你有没有觉得对他人、对自己有了更多了解?你听过或看见的那些面孔,是否令你更熟知所在的人间?



友情链接:

红太阳,469111.com,千里马开奖结果,123开奖.com,246开奖资料大全,广东马报开奖结果查询,香港本港台摇珠开奖直播,13334.com开奖结。